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北大教授黄益平:竞争才能让“幼稚产业”长

2018-08-13 14:47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0

  他是中国农村改革的参与者,是严肃认真的董事总经理,现在,他也是美丽燕园内对经济研究的探索始终如一的教授学者。

 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金光经济学讲席教授黄益平,应邀走进舍得酒业携手凤凰网推出的时代人物高端访谈节目《舍得智慧讲堂·中国智慧》,和我们聊一聊中兴事件后他对中国经济的思考。

  伴随着2018年上半年持续发酵的中兴事件,引发了中国“缺芯”现状的思考。有人认为必须举全国之力,北大教授黄益平:竞争才能让“幼稚产业”长大来掌握核心技术。但也有一些理性的声音,黄益平认为,当今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自己掌握所有的核心技术,这是客观的事实。

  首先要考虑,举国之力自主创新做中国的芯片,是不是最值得做的事情,此外,中国不可能所有的技术都能领先。这可能也是中国和美国的贸易顺差这么大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当你对国际市场会产生很大影响的时候,其他国家的感受就会更激烈一些,所以对国际市场的调整,对外部的可能反应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。如果中美关系不好,对全球的经济和政治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,双方共同合作是最好的结果。

  黄益平强调,改革本身是一个渐进的过程,不是说今天一宣布明天全部都实现了。比如金融开放利率市场化,在过去两年,资本市场开放和汇率市场上出现了一些动荡,但仍要继续往前推,要让汇率变得更加灵活,利率最终要由市场来决定。

  至于改革中那些受争议的地方,尤其是外国的投资者,他们比较担忧的是“中国制造2025”。客观地来说,每个国家都会有自己发展经济、发展制造业、发展科技的规划。确实有一些人的态度一直很激进,他们更多的还是担心政府干预资源配置,有的时候会有一些不公平的竞争。产业发展的核心问题并不是说国企还是民企,而在于是不是真正公平竞争。

  在发展经济学里,有一个概念叫“幼稚产业”,就是新兴产业一开始没办法自我生长,所以政府支持他们,过了四五十年后,依然还是幼稚产业,因为养得太舒服就不成长了。

  黄益平认为,要支持某个产业需要考虑几点:第一,不能限制竞争,谁做的好支持谁,可以给资金或者其他方面的支持,但不能就选定哪家固定为龙头企业。第二,有一个比较好的退出计划,不能一直不断地支持,支持到后来变成永远长不大的幼稚产业。

  博鳌论坛上,习主席宣布了中国扩大开放新重要举措,很快央行的掌门人易纲详细地给出了扩大开放的路线时间表。对于这样一份新的路线图和时间表,黄益平全力赞同。他认为金融开放有做得更好的空间,比如银行业的开放,加入WTO允许外资银行到中国来经营,有的人担心外资银行进来了,会扰乱金融秩序,导致金融危机。

  这些看法并不客观,外资银行进来,相当于在金融业的直接投资,第一它要接受中国银监会监管,有没有捣乱的空间,关键在于如何监管。第二,既然是一个银行到另一个国家市场来开展业务,这个国家的金融稳定是他最大的利益,故意捣乱其实是不太可能的。人民币要国际化,金融市场就要进一步开放,但是有一条,要防范金融风险,不是为了开放而开放,不是说一步到位全放开、开得越大越好,要构建宏观审慎监管的框架。

  2018年,中国证监会与中国银保监会合并,“一行三会”变成“一行两会”。 黄益平认为,这项政策的核心不是合并,更重要的是其他两条:第一,国务院的金融委的主要职责是统筹,协调不同部门的政策会更强有力一些。第二,银监会和保监会合并成银保监会,把政策规则的制定功能放归到央行下面,现在央行的功能增强了,有统帅的感觉了。这种监管模式叫双峰模式,把宏观审慎监管和行为监管分裂开来,一个管公平交易,另外一个管宏观有没有风险。央行对应的两个工具,一个是货币政策,一个是宏观审慎监管。

  相较于黄院长、黄教授、黄总经理,黄益平更喜欢“黄老师”这个称谓。他坦承自己是一个幸运的人,中国30多年改革开放,经济的发展给了他立足世界经济学界的机会,一路走来,他对经济研究的探索始终如一。汇聚当代名家思想精髓,分享个体在大时代中舍与得的中国智。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 大风号和一点资讯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8 北京pk10走势图 版权所有|黔ICP备16006823号-1